还是小孩子的时候,由于梦魇惊醒,瑟缩在被窝里,透过指缝瞥向墙角和床底,这般恐惧在《Little Nightmares》里被生动的传达。

精妙的美术

拨开了浓雾将梦魇推到玩家眼前,辅之以独到的纯音效,一种油然而生的恐惧感从眼睛耳朵爬到心里

由玩家操控的小小身着明黄色的雨衣,仿佛是这个昏暗不明的世界里唯一一抹亮色,无论是充满想象力的人设。比如手臂纤长却没有视觉的大叔,身材臃肿肥硕的面庞只是一张面具的厨师,洞悉所有隐秘之处的雨伞状小人。再比如力求真实的场景,比如炊烟袅袅生气勃勃的后厨里,散落各处的食材和碗盘之间浓郁的泡沫,艺伎房间随处可见人形衣架和华美和服,点燃灯火之后微妙的光影变幻。就这样穿行在一个无比真实的游戏世界当中,甚至可以说是在感受一个绝妙的艺术品。

精致的纯音效

为了使玩家获得绝对真实的体验,游戏没有使用背景音乐,取而代之的是完美切合的纯音效。拉动抽屉时的吱呀,触动开关时的咯哒,切菜剁鱼时的当当,闷头大吃时的咀嚼,踏入水中时的啪嗒……尤其是在与盲眼长臂大叔的躲避追逃中,不小心碰到书架上的装饰品会被发现,而为了避免这种情况,可以先丢一些东西到相反的方向误导他。

最喜欢的两个地方,一是在厨房里,不小心冲进了刷洗碗盘产生的泡沫当中,再爬出来的时候身上竟然真的沾满了泡沫。二是在艺伎卧室里,尚未见到艺伎却听到了她的歌声,小小心跳的声音随之出现,手柄也同样节奏的震动,这种惧怕似乎不能再真实。

除了传统的追逃躲避之外,游戏中还穿插了为数不少的轻解谜,给玩家带来了心跳加速和沉着思考的混合体验。

似乎自从逃生创造了新的恐怖游戏模式以来,追逃躲避逐渐取代对战打斗成为恐怖游戏的主流,这款游戏也不例外。玩家操纵的小小不仅远小于途中所遇到的大人,而且手无寸铁,所以在遇到危险时,只能快速逃跑或者躲藏起来,以此使得恐惧无法消弭被迫面对。不过在一次次心跳加速的间歇,玩家还需要去找寻物品以脱离困境,比如关闭电流的开关,打开锁头的钥匙,缺失的转轮把手,又或是充分利用场景当中的物体来保护自己。

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好人和绝对的坏人,当然也没有绝对的无辜和过错,古怪的剧情也有一个着实让人难以释怀的结局。

古怪的长臂大叔没有视觉,凭借着听觉捕捉老鼠,并把它们用布匹裹成食材的样子。古怪的厨师大叔肥胖臃肿,仔细观察却发现,肿胀的脸部其实是一个面具头套。坐在高凳子上埋头咀嚼的大人,毫不在意吃到的是什么,跌下凳子却只能四肢着地爬行。优雅美丽的艺伎,拥有数不清的华丽和服,然而却惧怕镜子和光线。

游戏过程中,玩家操纵的小小会时不时的饥饿,第一次吞下了生肉,第二次饥不择食的抓起了笼子里的老鼠,第三次则令人恐惧,没有吃伞状小人递过来的香肠,而是吃掉了伞状小人,最后一次更是直接吃掉不久前战胜的艺伎女鬼。由此引发的结局也是令人心惊,周身笼罩着艺伎女鬼的怨气,一路走过餐厅,把想要伸手抓住自己的食客大人全部吞噬,而之前亲密的伞状小人们追在小小后面指指点点。

当小小最终打开大门,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海洋环绕的孤岛,终究成长使小小变成了自己曾经害怕的梦魇的样子,并且不得不一直如此下去,或许剧情确实是在暗示一些什么,但每个人都会对其有不同的自己的理解。

攀爬跳跃与跑动打破了传统横版场景的约束,却也不能忽视判定与贴图有些许出入。

作为一款以横版场景作为切换的游戏,LITTLE,NIGHTMARE巧妙的打破了传统横版场景对于互动和移动的约束,借助场景中的物品向上攀爬,又或者打破玻璃推开门扉翻过栅栏进入同一场景的另一个层面。令人很容易忘记这是一款横版游戏,可惜这种别具一格的设定似乎有一个致命的缺点,互动判定与贴图并不完全吻合,在游戏过程中经常遇到,贴图看上去,有明显空白距离并不能够到的拉杆或者开关竟然能被激活,又或是与大人的手指之间有明显空白却在下一秒被捉住。

总评:战胜了梦魇之后,却成为了曾经自己害怕的梦魇的样子。美术与音效让这款游戏仿佛一个美妙绝伦的艺术品,通关之后的剧情,也让人久久沉默顿足叹息,是一款不容错过的佳作。

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